您當前位置: 新聞 >> 玉溪新聞 >> 新聞調查
綠汁江畔一個山村蝶變的啟示
[ 玉溪網   發布時間:2018-11-29   進入社區    來源:玉溪網 ]

短短幾年時間,位于綠汁江畔的勐炳村便發生了脫胎換骨般的變化,探索其發展之路,可為我市正在進行的紅河谷-綠汁江流域開發提供一些可復制推廣的經驗。

L_1543220060438290993
生機勃勃的勐炳壩子

熱壩的貧困之根

從新平縣老廠鄉政府出發,一路翻山越嶺,進入哈科底大山東麓,一個被當地人稱作勐炳熱壩的山間盆地盡收眼底,逶迤的綠汁江宛如飄帶,繚繞在大山腳下,綠汁江兩邊,田園翠綠蔥蘢。

汽車沿盤山公路而下,穿過山麓間的葡萄園、棗園和橘園,經過成片的火龍果地,到達綠汁江畔時,地里的作物變成了番茄和辣椒。

雖然已是冬天,但置身勐炳壩子時,仿佛又回到了盛夏。悶熱的氣候,使綠色成為這里不變的主色調。

難以想象,這方冬日里仍然綠意盎然、生機勃勃的土地,居然曾經是一個省級貧困村。

勐炳村委會地處新平縣老廠鄉東北,位于綠汁江西岸,周圍群山環抱,平均海拔760米,年平均氣溫26.5℃,終年無霜,典型的低海拔亞熱帶河谷氣候,使勐炳享有“天然溫室大棚”的美譽。歷史上,勐炳是老廠鄉久負盛名的天然“糧倉”,而獨特的氣候和土壤,使勐炳西瓜早已聞名遐邇。

據勐炳村黨總支書記沐信甫介紹,歷史上,勐炳人其實生活還算殷實,河谷炎熱的氣候,使當地每年可種植兩季水稻,因此當地人不愁會餓肚子。每年秋收以后,住在哈科底山區的人家都會到勐炳來,用剛收獲的玉米換回大米。

然而,從20世紀90年代初起,附近的山區群眾通過種植烤煙,生活逐漸富裕起來。而山區群眾的這一波致富潮,卻與勐炳人無緣。炎熱的河谷氣候,能讓水稻每年生長兩季,卻讓只適宜溫帶種植的烤煙無法在勐炳壩子中生長。

勐炳村委會臨河近山,土地遼闊,土壤肥沃,卻無法種植烤煙,當地的熱區資源又無法得到有效利用,導致別的地方在致富路上跑步前行,勐炳卻只能小步挪移。

多年來,當地政府想過許多辦法,引導農戶種植蔬菜,從事羊、牛養殖等。然而,因為市場銷售不暢,始終難以取得明顯突破,就連名氣最大的西瓜,也因為交通不暢導致銷售困難。在經歷了西瓜爛在地頭的慘痛一幕后,當地再也無人敢輕易種植。勐炳人只能沿襲祖祖輩輩的種植傳統,種植水稻、玉米、小麥等經濟效益不高的糧食作物。

2018年1月脫貧的勐炳村,曾經是老廠鄉兩個省級貧困村委會之一。2010年,勐炳村委會經濟總收入496萬元,農民人均純收入1617元;2014年,經濟總收入680萬元,農民人均純收入2240元。一直到2016年,勐炳這兩項衡量農村經濟發展狀況的指標排名始終位列全鄉末位。

2014年,全村建檔立卡貧困戶達185戶,貧困人口707人。勐炳村不僅貧困面大,而且貧困程度深。

“勐炳村的貧困原因,可以歸結為四個方面:交通封閉,觀念落后,信息閉塞,基礎設施建設滯后。”2017年8月到勐炳村委會掛職、擔任村委會第一書記的市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李萬標告訴記者,勐炳村距離鄉政府44公里,地理位置十分偏僻,雖有8條通往外界的道路,但除了通鄉公路2016年完成硬化、基本保障通暢外,其他道路不同程度存在“腸梗阻”現象。

對此,身為本地人的沐信甫感觸頗深,他告訴記者:“每年雨季,泥濘的公路導致車輛難行,還不時發生滑坡,當地人大半年時間被困在家里,半數老輩人連縣城都沒有到過。”

“勐炳人百分之九十是彝族,多數人聽不懂漢話,同外界的溝通本來就困難,加上交通落后,導致里面的人難出去,外面的東西進不來。一個地方對外缺乏交流,慢慢便會成為一潭死水,死水養不了活魚。”今年47歲的公種田小組村民鄂成學多年前便外出闖蕩,2017年返鄉種植蔬菜,他對改變包括交通在內的基礎設施充滿了渴望。

在新平眾多的河谷地帶,通過熱區開發,經濟社會得到長足發展,而勐炳在貧困的泥淖里似乎越陷越深。

“守著青山沒柴燒,懷抱金碗把飯討。”這是勐炳村的真實寫照。

L_1543220061899894052
當地群眾跳樂慶祝喬遷新居

播下希望的種子

在勐炳,云南地衡豐農業科技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地衡豐農業科技公司”)早已家喻戶曉,其出產的葡萄近年來聲名鵲起。隨后,公司又先后引種了金絲蜜棗和火龍果,萬畝蔬菜項目也在分期實施。

公司董事長陳躍平告訴記者,自己與這方土地結緣純屬偶然。8年前,因為生意上遇困,心里郁悶,他一個人開車外出散心,來到了勐炳村。一場大雨導致道路塌方,結果陳躍平被困在了這里,一待就是7天,手機沒有信號,想看看新聞卻找不到電視。無事可干的陳躍平就一家家上門,找當地人聊天喝酒,才發現當地人是如此貧困。大多數人家住在土掌房里,不要說洗衣機、冰箱和電視,家里價值超過百元的東西也找不到幾樣。

這段經歷,讓陳躍平對勐炳的貧困有了深入的了解。而彝家人的熱情好客,讓陳躍平萌生了一個念頭:拿出20萬元,成立個小公司,帶動農戶一起發展。

2011年,地衡豐農業科技公司正式在勐炳村落戶。

“勐炳山好水好,土壤沒有被污染,在這片土地上種植出優質的農產品很容易。”陳躍平告訴記者,勐炳適合發展農業,經過7年的努力,現在勐炳的農產品產值已近3000萬元。

在勐炳這方封閉的天地,地衡豐農業科技公司已開拓出一片農業的新天地。陳躍平在當地無人不識,勐炳人親切地稱他為“扶貧隊長”。

記者調查發現,地衡豐農業科技公司在勐炳扎根后,確實對當地發展產生了多方面的影響。

首先,通過務工,當地農戶有了工資性收入。

據在公司做工的勐炳村二組村民李會仙介紹,她家的6畝土地租了出去,自己到公司打工,每年有兩三萬元的工錢。

陳躍平告訴記者,公司以“包產到戶”的形式組織生產,農戶每生產1公斤葡萄,可獲得5元工錢。目前,勐炳村和新化鄉阿寶村在地衡豐農業科技公司做工的農戶達580余戶。2017年,公司付給當地農戶的工資達2400余萬元。

其次,通過土地轉讓,農戶獲得了資產性收入。

地衡豐農業科技公司進入勐炳時,土地還十分廉價,而且租用的大多為荒坡地。即便如此,每年付給當地農戶的土地租金依然達460余萬元。

最后,當地農戶學到了種植技術。

螞蟥箐村民小組的曹仕華是地衡豐農業科技公司千畝生態果園的8名工作隊隊長之一,他感慨地說,到公司里打工后,才知道原來種蔬菜并不難。

多數農民成為地衡豐農業科技公司的產業工人后,得到的不僅是一份工資性收入,更重要的是學到了先進的種植技術。

另外,通過見證地衡豐農業科技公司的成功,村民們認清了土地的價值。在當地人眼里,原來只能種玉米、每畝年收益幾百元的荒坡地,在地衡豐農業科技公司經營下,轉眼成了產值上萬元的“聚寶盆”,讓他們認識到了現代農業的力量和自己腳下這片土地的潛在價值。

最重要的一點,地衡豐農業科技公司潛移默化地影響了勐炳人的觀念和生產生活習慣。

以前,大春收割后,土地便閑置下來,一直要到次年開春后,再種植玉米之類的小春作物。每到秋冬季節,農田基本閑著,當地人稱為“冬閑”。地衡豐農業科技公司進入后,打破了當地世代承襲的農業傳統,并引發了生產生活方式的一系列改變。

在地衡豐農業科技公司,對本地員工有一項看起來不近人情的規定:遇上婚喪嫁娶這樣的事,只能換工,不能請假。

地衡豐農業科技公司作出這樣的規定,沐信甫道出了背后的原因,以前,無論婚喪嫁娶還是蓋房起屋,勐炳人都要大宴賓客兩三天,在公司最需要人手時,卻經常遇上集體請假。公司作出這樣的規定,不僅避免了用人之際無人可用的窘境,還直接改變了當地婚喪事宜大操大辦的習俗。

“經過這幾年的努力,使多數群眾的觀念有了極大改變。”陳躍平告訴記者,一個地方要有改變,最重要和最難的就是群眾觀念的改變。

地衡豐農業科技公司在勐炳的發展,不僅為當地人提供了就近就便的就業機會,解決了困擾當地農戶種什么、怎么種、賣給誰的三大難題,還在當地農戶心里播下了一粒粒希望的種子,隨時能生根發芽。

插上騰飛的翅膀

頭頂烈日,朱文選把一筐剛采摘的番茄搬上農用車,準備運往村委會新建的農產品交易中心銷售。

“今年番茄價格很好,這兩天每公斤能賣七八塊。”朱文選高興地告訴記者。去年,番茄價格不好,每畝產量兩三噸,收入不到1000元;今年再種,能賣個好價錢,讓朱文選長舒了一口氣。

32歲的朱文選是勐炳村委會戛立莫小組村民,全家6口人,家里12畝地,今年種了10畝番茄和辣椒。

2017年,朱文選全家收入近7萬元,今年有望突破10萬元。

在勐炳村,近年來像朱文選家一樣開始種植蔬菜的農戶比比皆是。

當地農民敢放開手腳大干,既得益于地衡豐農業科技公司的影響,更得益于近年來勐炳村基礎設施的大變樣。

長期以來基礎設施薄弱的短板,無論農戶、村委會還是公司,都難以補齊。脫貧攻堅工作的開展和紅河谷-綠汁江熱區開發戰略的啟動,勐炳近年來所展示出的熱區開發潛力,引發了一波項目和資金的匯集,給這片土地注入了新的活力。

據沐信甫介紹,從2014年開始,隨著脫貧攻堅工作的深入開展,通往各自然村的道路開始施工。2015年,連接雙柏縣的勐炳大橋架通,勐炳從新化到新平縣城的天塹變通途;2016年,勐炳連通鄉政府的公路完工。2014年到2016年間,村委會通往各自然村的道路大部分修通。

目前正在建設的永金高速公路(楚雄州永仁縣至紅河州金平縣金水河口岸),在勐炳附近的老船口有一個出入口,這條道路完工后,勐炳對外交通的重要門戶將打開。

“勐炳是一個死角,如果交通問題得到解決,這里將成為新平內外交通的另一個大開門。”老廠鄉鄉長李云海告訴記者,隨著交通條件的改善,勐炳蔬菜種出來卻拉不出去的情況將成為歷史。

據李萬標介紹,對照“兩不愁三保障”標準,勐炳村脫貧攻堅壓力最大的是改善貧困戶居住條件。目前,勐炳二、九組,下許魯,上哪里、下哪里,麻木樹安置新村建設已基本完成,76戶建檔立卡貧困戶已陸續搬入新居,135戶隨遷戶正在陸續搬遷。

隨著一系列工程的完成,勐炳村彝家人的生產生活條件發生大變樣。以前勐炳雖然在江邊,但沒通自來水,大部分人家都是挑水吃,一些村組挑水要走兩三公里,遠的四五公里。為改變這種狀況,投資200余萬元在江邊建立了凈化池,自來水通到每戶人家;為改善教育條件,投資323萬元對勐炳小學進行了系統改造,教學樓、食堂和廁所翻修一新;為改善當地人的醫療條件,投資19萬元重新建蓋了衛生所;為促進熱區產業發展,投資270萬元建成了農產品交易市場,建設了兩個500立方米的冷庫和一個1000平方米的大棚。

勐炳村雖然土地資源豐富,但小地塊多,一戶人家常有七八塊甚至十多塊地,耕作十分不便,更不利于規模化種植。

2018年,勐炳先后實施了土地整治和河道治理兩大項目,讓原有土地化零為整。同時,新開墾土地3602畝,實現了機耕路和水利的配套,大大提升了耕地的灌溉和防洪能力。

2015年以來,財政對勐炳的投入逐年加大,尤其是2016年至2018年,勐炳基礎設施總投資超過1.18億元。

隨著基礎設施的改善,勐炳曾經讓農戶痛楚的河谷之熱,正源源不斷地轉化為發展的新動能。

勐炳熱區特色產業發展規劃的藍圖正在徐徐展開。2017年,勐炳村番茄、辣椒、豇豆等蔬菜種植面積超過2200畝。

眾多像鄂成學這樣的外出打工者紛紛返鄉,開始通過種植蔬菜來實現自己的創業夢。

目前,已有15家種植大戶先后到勐炳租地經營,勐炳土地租金每畝達到2000元至3000元。

“今年,勐炳熱區開發的效果還不能顯現出來,畢竟農戶的大部分土地因為土地整治和河道治理兩大項目施工而沒能種上,但群眾已得到了很大的實惠,近年來的這一波投入一旦完全釋放,勐炳的騰飛將指日可待。”老廠鄉人武部部長、駐勐炳協調脫貧攻堅事務的謝順旺告訴記者,僅新增的3602畝耕地,按目前的地價,2018年就能為當地群眾增加至少700萬元資產。

勐炳的經濟社會發展開始從“吆鴨子”到“爭上游”。2016年以前,在老廠鄉11個村(社區)中,勐炳農業總收入一直墊底;2017年,農業生產總值排名由全鄉最末位躍居第四,增速排名全鄉第三。

天還是那片天,地還是那片地,突破了發展桎梏的勐炳,真正成為充滿希望的熱土。

玉溪市農業局規劃科科長張健沒有到過勐炳,但通過全市紅河谷-綠汁江流域熱區規劃的編制,對這個長期處于封閉狀態的山村近年來的發展有著全面的了解。他告訴記者,勐炳的發展變化具有典型性,其昭示了紅河谷-綠汁江流域開發的美好未來。勐炳在突破基礎設施滯后、產業發展低端化、勞動者素質偏低等一系列發展短板方面的經驗,確實值得加以發掘和推廣。(玉溪日報記者  邢定生)

短  評

因勢利導做好河谷熱區開發文章

□  汪啟

隨著紅河谷-綠汁江流域開發的啟動,近年來,大量的財政項目和社會資本向熱區匯聚,各地河谷熱區開發之路該怎么走?原本封閉、發展后勁不足的勐炳,短短幾年時間,經濟社會得到了飛速發展,令人注目。

曾幾何時,因為熱,勐炳不能種植烤煙,導致經濟社會發展日益落后;如今,還是因為熱,當地群眾卻能夠實實在在地獲取熱區優勢所帶來的財富。

作為曾經的省級貧困村之一,勐炳村無論貧困面還是貧困程度都注定是脫貧攻堅的“硬骨頭”。然而,勐炳的發展卻顯然順風順水,一條重要的經驗是,一家農業企業進入后,通過共贏發展、做大做強的示范效應,對當地人的生產和生活觀念產生潛移默化的影響,開闊了他們的眼界。

窮在熱,富也在熱,因此在熱區開發過程中,必須對熱區的利和弊有清醒的認識和準確的定位,找準發展的突破口,才能走出一條切合自身優勢的發展之路。

首先,伴隨著河谷熱區開發的進行,通過項目和資金引導,相當數量的企業進入河谷熱區已成定局。勐炳的經驗證明,扎根熱區的企業,不光要有資金、有技術、有市場銷售能力,還要能走群眾路線,充分考慮群眾的利益,才能走得長遠。

其次,要因地制宜,打好“早、綠、特、精、先”“五張牌”,在產業結構合理布局上下功夫。勐炳的蛻變,做強產業是根本,在河谷熱區開發中,必須統籌推進熱區蔬菜、水果、生物藥原料、休閑觀光農業等生態高效農業發展,找準產業發展的突破口,才能使各地獨特的熱區資源得到高效開發利用。

最后,河谷熱區雖然土地遼闊,但長期以來交通滯后,雖然靠江臨水,但相當數量的耕地水利保障程度低、用水成本高,靠天吃飯、等雨栽種的現象仍然突出。因此,加快推進以路網、水網為重點的基礎設施建設,是實現規模化、產業化經營,推動農業產業轉型升級的基礎保障。

總而言之,熱區開發必須找準定位,做到規劃先行、有的放矢,才能突破發展的瓶頸。

編輯:王德有    審核:    終審:
分享到:
下載玉溪+客戶端
關注玉溪網微信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结果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