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位置: 新聞 >> 玉溪新聞 >> 新聞調查
禁養區設立之后——
玉溪畜牧業的退與進 (中篇)
[ 玉溪網   發布時間:2019-02-27   進入社區    來源:玉溪網 ]

禁養區規劃水落石出,玉溪畜牧業又到了從新起點揚帆起程的時候。經受一波波退養潮的沖擊,玉溪畜牧業如何謀篇布局?

一種業態兩種景象

國家草牧業發展項目扶持峨山縣大龍潭鄉建設的施建安養牛場
國家草牧業發展項目扶持峨山縣大龍潭鄉建設的施建安養牛場

近年來,在退與進之間,玉溪畜牧業的發展形成了兩種不同的景象。

據市農業農村局統計,我市近年先后關停畜禽養殖場1507個,共涉及存欄生豬41828頭、牛2123頭、肉雞和禽類296.58萬只,羊23592只。除了澄江外,在紅塔區、通海、江川等傳統畜牧業發達地區,近年來接二連三的養殖場關停潮并未讓當地畜牧產業傷筋動骨。與2018年全市估算的出欄肥豬、肉牛、肉羊、家禽數相比,退養給全市畜牧產業所帶來的影響也微乎其微。

源于環境保護的壓力,撫仙湖、星云湖和杞麓湖三大高原湖泊所在的縣(區),由于環境保護的需要,畜牧業退養已成為必然選擇。玉溪“三湖”徑流區有農戶18.53萬戶,農業人口55.3萬人,耕地面積34.6萬畝,人均耕地只有0.63畝,養殖戶一旦退出,再想覓地重建養殖場困難重重,退養基本意味著歇業。

在我市幾個壩區縣畜牧養殖場紛紛關停的同時,我市幾個山區縣的一大批農戶正陸續成為養殖業主,養殖業呈現一派欣欣向榮的景象。

在峨山、易門、新平、元江等山區縣,隨著華西希望德康公司等龍頭企業的進入,一批大項目持續推進,112家農戶與德康公司合作,正式簽約建設家庭農場,建設209個養殖單元(每年出欄肥豬1000頭為一個養殖單元),到2018年末,大多數養殖單元已經完成建設;此外,6個中央草原生態保護補助獎勵機制項目、5個云嶺牛示范場建設項目、10個市級種養循環示范場項目等在這些山區縣實施,山區縣畜牧業發展勢頭強勁,“風景這邊獨好”。

兩種不同景象的背后,揭示出的是玉溪畜牧業正在重新謀篇布局。

“在生態保護的大義和大局下,‘三湖’生態敏感區養殖業的退出無可厚非。然而,在應該大力發展養殖業的山區縣,部分行政領導對養殖業有意無意的輕視,不是個別現象。一個市政府主推的‘德康’項目,推了三年,到去年才有了一些實實在在的成果,背后的原因值得深思。”市農業農村局總經濟師尹紹旺說。

在禁養區設立后,玉溪養殖業走到了十字路口。

重新認識畜牧業

養殖業為百姓餐桌提供了源源不斷的肉食
養殖業為百姓餐桌提供了源源不斷的肉食

經歷了一波波退養潮后,玉溪養殖業似乎蒙上了一層“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的遲暮之氣。然而,畜牧業是否真的成了每況愈下的夕陽產業?

2018年,峨山縣甸中鎮松山村的一位李姓養殖戶養了100多頭肥豬,早該出欄的這批豬,直到春節前五六天才賣掉一半,原本外銷的肥豬,只能自己屠宰后在本地市場上零售,緊趕慢趕,春節前才償還了拖欠銷售商大半年的飼料款。但讓人意外的是,剛過完年,老李又聯系了養母豬的熟人,預訂了一批仔豬,準備新一輪的養殖。

跨過2019年的春節,便是傳統的豬年。經過連續三年低價潮的煎熬,我市眾多養豬戶都在期待著豬年能苦盡甘來,迎來一波利好的市場行情。

“這些年一起從事養殖的朋友,沒有一個人愿意就此放棄。”澄江縣鳳麓街道玉鳳社區的苗從光告訴記者,從2018年6月知道自己的豬場將被關閉起,苗從光就琢磨著如何把養豬場重新建起來。大半年里,他到過峨山、易門以及昆明市的宜良和紅河州的彌勒等地,尋找合適的養殖地。

對于像苗從光一樣從禁養區遷出的養殖戶們來說,盡快把豬重新養起來,是大家一直以來的企盼。在紅塔區和江川、通海、澄江等地采訪時,記者問過十余名在禁養區劃定后歇業的養殖業主,除了已改行做其他行當的兩人外,其他人都表示,一旦有機會,肯定會繼續從事養殖。

養殖業是朝陽產業還是夕陽產業?到了十字路口的玉溪養殖業該何去何從,選擇奮勇前行還是往后撤退?當成百上千從未接觸過規模養殖的山區群眾下決心成為“公司+家庭農場”模式下的養豬人時,當成百上千正在歇業的養殖業主夢想著重操舊業時,當紅塔區一位成功人士多方找尋無果而愿意拿出30萬元傭金委托中介在本地找一塊從事養殖的場地時,當某縣部分群眾因為相關手續辦不下來,寧愿把自家山地變成豬場養“黑豬”時,答案已經不言而喻。

“玉溪養殖業的問題,說穿了是發展水平還不夠高,如何進一步發展的問題。”尹紹旺告訴記者,當玉溪畜牧業產值在農業總產值中的占比達到50%左右時,我們才可以說,玉溪現代農業真正踏入了發達地區的行列。

養殖業的發展水平是農業現代化的一個標桿。資料顯示,發達國家畜牧業在農業中所占的比重一般為60%,部分發達國家的占比甚至達到90%。

2018年,玉溪畜牧業產值首次突破100億元大關。按照省統計局反饋的數據,目前玉溪畜牧業僅占農業總產值的28%。不說趕上發達國家的水平,這個數據距離全國40%左右的占比也還有相當的差距。玉溪畜牧業要走的路還很長。

在市農業農村局副局長、市畜牧獸醫局局長王保才看來,畜牧業既是一個古老的產業,又是一個充滿生機和希望的朝陽產業。

“隨著生活水平的不斷提高,百姓對肉蛋奶的需求量越來越旺盛,畜牧業在改善營養狀況、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方面發揮的作用越來越重要。”王保才說。

據易門縣畜牧獸醫局副局長李逢春介紹,發達國家食品工業的原料來源,80%來自畜牧業,15%來自水果和蔬菜,5%來自谷物。畜牧業的發展水平之所以成為衡量一個國家或地區農業發展程度的重要尺度,是因為它是一個承工啟農的中軸產業,上連畜產品加工業,下帶飼料工業和種植業,可以使農副產品層層轉化增值。只有加速發展畜牧業,才能有效轉化糧食和其他農副產品,同時帶動種植業和相關產業的更大發展,實現農產品的不斷增值。

據了解,對傳統農業來說,養殖是一個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通過“過腹還田”或者墊圈,絕大多數農業廢棄物要么轉化成肉食,要么變成肥料,這種循環能夠使土壤鹽漬化、農產品質量下降之類的問題得到解決。

新起點呼喚新業態

養牛可以把廢棄的秸稈和低價的玉米轉化為價值更高的牛肉和牛奶。圖為元江萬象莊園的云嶺牛養殖基地。
養牛可以把廢棄的秸稈和低價的玉米轉化為價值更高的牛肉和牛奶。圖為元江萬象莊園的云嶺牛養殖基地。

“禁養區的設立不會成為畜牧業發展的桎梏。退,是一種戰略,是必須要做出的選擇;進,也是一種戰略。”尹紹旺告訴記者,在紅塔區和“三湖”周邊地區,經基本農田保護、林地保護、水土保持、環評這些環節逐一過濾,能夠提供給養殖戶的用地確實已經有限,但玉溪還有廣大的山區可以從事養殖業。

尹紹旺認為,要進一步促進畜牧業發展,必須解決觀念問題。

一方面,我們對發展畜牧業重要性的認識還不到位。除了外出打工以外,養殖業是農民來錢最快、最直接的途徑。拿與德康公司合作的百萬頭生豬項目來說,5畝地建一個養殖單元,夫妻倆養1000頭生豬,按照每頭寄養費150元的最低標準計算,兩口子一年便有15萬元的純收入。加快畜牧產業的發展,對鄉村振興和農民增收致富具有重大的意義。這樣的理念應該成為各級政府相關領導和畜牧業從業人員的共識。

另一方面,必須扭轉我們已沒有空間來發展養殖的認識。建設一個養殖單元的5畝地不是真的無法找到,而是干部群眾還有這樣那樣的顧慮,需要通過細致的工作來化解。當然,用地政策的瓶頸沒有突破,基本農田保護和林地保護問題,在許多地方確實是養殖業邁不過去的門檻。這樣的瓶頸首先需要我們用好、用活畜牧、林業部門的強農惠農政策,合理利用荒地、荒坡來解決。其次,可以通過政府協調得到解決。

通海縣楊廣鎮村民沈永付新建的蛋雞養殖場一投產便遇上了雞蛋走俏的好年景。
通海縣楊廣鎮村民沈永付新建的蛋雞養殖場一投產便遇上了雞蛋走俏的好年景。

在王保才看來,禁養區的劃定對我市畜牧業來說是一個良好的契機,可以借此重新規劃畜牧業布局,引導養殖發展方式轉變。

一是引導養殖產業由壩區向空間更廣闊的山區轉移。結合我市生態環境、畜牧業資源和技術條件,統籌考慮畜牧業發展與生態環境保護雙重因素,科學布局養殖場,推動畜牧生產向環境承載能力更大的區域轉移,形成環境匹配、產業鏈完整、市場競爭力強的產業帶和主產區。

二是引導養殖戶走規模化養殖的發展之路。千家萬戶散養的模式將逐步減少直至淘汰,這是一個必然的趨勢。散養戶無力解決養殖糞污問題,抗疫病和市場風險能力差,遇上行情好就一哄而上,行業稍有動蕩就一潰而散,自己沒賺到錢,還攪亂了市場。

三是推進養殖家庭農莊建設,進一步發揮龍頭企業帶動作用,帶動養殖戶走科技型、效益型發展之路,高起點發展,化解農戶發展畜牧產業所需的技術、資金、市場等瓶頸。

四是大力推廣種養循環,走可持續發展之路。推進“生態養殖+綠色種植”,實現“畜―沼―作物”(水果、蔬菜、中藥材)一體化發展。(玉溪日報記者  邢定生)


【短  評】綠色發展,養殖業才能走得更遠

□  汪啟

2018年,禁養區的劃定以及隨之而來的對禁養區內養殖場的關停行動,注定會成為玉溪畜牧業發展的一個拐點。

許多業內人士表示,禁養區的劃定對玉溪原本體量就不大的養殖業來說,完全是雪上加霜。然而,換個角度看,禁養區劃定后,養殖活動遠離了生態敏感區,受到的約束少了,養殖業的天地會更寬闊。

國家之所以要劃定禁養區,目的不是讓畜牧業失去生存空間,更不是扼制畜牧業發展。

近年來,看到養殖能賺錢,許多人便一哄而上,以原始粗放的方式從事養殖,很多養殖場糞便污水橫流,不但成為污染環境的罪魁禍首,還增加了各種人畜共患病傳播的風險。養殖業由此背負上了污染環境的罵名,導致行業風聲鶴唳。

解決好發展養殖業與保護生態環境的矛盾,是事關畜牧業生死存亡的長遠性和根本性問題。為此,各級政府和相關部門應加強規劃引領和政策引導,在產業化布局上下功夫,在扶持和引導規模化養殖上下功夫,在推進標準化養殖上下功夫,著力化解畜牧業長期積累的深層次結構性矛盾,逐步使種養結構、區域結構和產品結構調優調適,從而破解畜牧生產效能不高、養殖布局結構不合理、農牧結合不緊密、養殖廢棄物資源化利用水平低等問題,讓畜牧業走得更快更遠。

編輯:何蕾    審核:    終審:
分享到:
下載玉溪+客戶端
關注玉溪網微信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结果查询结果